新少林寺

广告

刘德华在《新少林寺》里扮演什么角色?

2011-02-24 11:25:51 本文行家:辛韶玲

28年之后,《新少林寺》诞生,并将于明年一月上映。不知当了多少次男主角的刘德华,在其出道的第30个年头领衔主演该片。

  

新少林寺-刘德华新少林寺-刘德华

前言


  1982年,刘德华首部担纲男主角的电视剧《猎鹰》在香港播出,这个俊朗不凡的年轻人一炮而红,此前一年,他刚从无线艺员训练班毕业; 也是这一年,一部功夫电影《少林寺》全国热映,当时的电影票只有一毛五分钱,但该片的总票房却高达3个亿,堪称中国影史的一个奇迹。

  28年之后,《新少林寺》诞生,并将于明年一月上映。不知当了多少次男主角的刘德华,在其出道的第30个年头领衔主演该片。

  借了老版电影的壳,但《新少林寺》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路数。“故事背景是在1920年前后的军阀时期,那是中国最乱的年代,外国人还没走,少林寺侠义精神才能更加凸显。”导演陈木胜如是说。将少林寺的内与外都真实展现,在主创人员看来是新版《少林寺》最大特点。“外是功夫,内为精神。”陈木胜说。而这种精神,于主演刘德华看来更多是一种“佛性”和“禅修”——影片中他扮演的军阀侯杰便是如此,可以放下血海深仇,用禅消除仇人的戾气,并将之带回正路。

  对于刘德华本人来讲,这28年的演艺路同样令他看淡名利——在为新《少林寺》所做的主题曲里,他写了一句“贪嗔痴少一点”,在给青年演员的经验建议中,他也强调要有梦想,但同时也该多一点天真。

  本期《新青年》,新浪娱乐对话一红30年的刘德华,听他深入细致地解读新《少林寺》中所传达的佛学禅意,阐述三十年演艺之路带来的自身蜕变,同时,他也为所有的青年朋友送上自己的忠告与祝愿:关于梦想与欲望,关于输赢与背叛。

  

少林寺开堂授课:一边练武,一边修禅


  新少林寺即将于2011年元月上映,虽然在如今的电影时代已经无法再创万人空巷的观影神话,但影片却凭借全然不同的故事情节,以另一种形式对外继续传播少林的佛学内涵。这也令不少影迷翘首期待,在如今功夫片已经不能仅以拳脚吸引观众的当下,少林精神该怎样去传达?

  第一堂 启蒙课:少林寺不讲功夫

  刘德华曾经差一点成为新版《少林寺》的导演。

  当年电影《少林寺》制造万人空巷观影神话之后,很多人想要将少林故事重新演绎,但少林寺方面一直希望能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导演:他不只关注功夫,更注重参悟禅学。于是,6年前,少林寺委托当年那部影片的监制,找到了刘德华。“他说少林寺不是讲功夫的,不是要说功夫多厉害。这么多年完全没有讲少林佛理的东西出来,他觉得很遗憾,就想可不可以要我做导演拍一部,能够有佛性在里面。”刘德华回忆当初的接洽。

  如今,这部《新少林寺》汇集了刘德华、成龙、谢霆锋、吴京、范冰冰等一票明星,导演是当年拍摄《天若有情》的陈木胜——刘德华担心自己并不能将佛学理念尽数传达,于是放弃导筒,又因缘巧合成了《新少林寺》的主演。故事背景已经由古装时代换到1920年前后的军阀时期,但全片通过情节设置、细节描写所传递出来的关于佛理的探讨,却是与少林方面的意图不谋而合。刘德华谈起新版影片的种种改变,称如果说第一部《少林寺》是把经典武学宣传到了全世界,那么这一部则更多关注佛理,弘扬禅学。

  缘起:武功再高,能比枪快?

  新版少林寺的故事来自于导演陈木胜。早年他曾经看到过一个有关少林的故事:一个军阀为了寻找藏在少林寺中的另外一个军阀,一把火把少林寺给烧了。这个故事陈木胜非常喜欢,紧接着2008年四川发生地震,很多人自发前去救援,陈木胜获得很大启发,决定拍摄这部电影,而影片的第一个镜头,就是少林寺救人。

  《新少林寺》主要向外传达的,不是中华功夫的博大精深,而是佛学的深邃悠远。这也是陈木胜从拍摄伊始就定下的主题。“这其实是一个蛮难的题材。”他说,刘德华扮演的军阀原本权力很大,一夜之间却变得一无所有。最终在少林寺,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对人生有一个顿悟的过程,并且想要将正在走自己老路的军阀谢霆锋,从暴戾好战中挽救出来。“这些角色的设置能反映很多东西,让人悟出很多道理。”陈木胜说。

  影片确定要拍摄之后,投资方中影和英皇找到刘德华。在那之前刘德华因为少林寺的邀约,已经开始为当导演而细心准备,却总是因为想不明白该怎样传达“佛性”而纠结。初次接洽的时候,导演陈木胜为刘德华讲了《新少林寺》中的这个故事,并且详细解读了武禅出现的背景。“武僧是用来保护少林寺,甚至在训练的过程中都要对练,谁打赢才可以吃饭。但故事背景换成了军阀年代,已经不是以往需要靠打斗去保护少林的年代,结果武僧便成了一群训练有素的猛兽,身上的戾气没办法消除。于是,少林寺便出现了武禅,希望能够帮助这些已经有兽性的和尚,把戾气收回来。”刘德华说。听过陈木胜的讲述,他觉得很惊讶,原来少林的故事真的可以朝着另一个方向去诠释,“那已经不是功夫的年代了,武器变成了枪。你武功再高,能比枪快吗?这样的背景下,少林寺的功夫有什么用途?少林功夫能传达出什么精神?这样就有趣了。”再加上导演陈木胜的第一部电影《天若有情》,就是刘德华主演,因此当即达成合作。

  谢霆锋、范冰冰、吴京等众多大腕也相继加盟,连功夫巨星成龙也在片中扮演了一个煮饭僧的角色,而这一角色对佛学领悟力甚高,是深藏不露的高人,在片中正是令刘德华扮演的军阀大彻大悟的启蒙和尚。

  新版在拍摄过程中,总会遇到同样的问题,就是对比老版《少林寺》,有什么样的不同。导演陈木胜称“老版外在的东西比较多,新版除了写实之外,还会特别表现禅武的精神和味道,会在思想深度上下一定工夫。”

  转变:从200万到2亿元,针对大市场做功夫片

  除了故事不同、年代迥异,《新少林寺》与老版相比,规模与成本自然已经翻了不知多少倍。1982年的《少林寺》投资200万,因为最初的班底拍摄中出现困难,导演张鑫炎当年是赶来救场的,而新版则由中影集团、英皇影业等联合投资2亿元人民币,汇集了诸多大牌明星。为了追求影片效果,剧组还按照1比1的比例,耗资1000万元、历时4个月在永康搭建了一座“嵩山少林寺”,就连“藏经阁”门口两棵松树也能以假乱真。

  另外一个显著的不同,是新版影片班底均来自香港,拍摄的却是针对整个华语市场的商业大片。刘德华在与新浪娱乐的对话中认为,以往的旧版《少林寺》比较接近香港当年的动作片,打戏出彩,人物很厉害,而新版更注重整个华语市场观众们的观影喜好。“以往香港动作片可能就一个报仇,就可以拍三五十部,比如成龙早年的功夫片,每一部的内容都差不多,只要他打的不一样就可以,但现在不行了,功夫就那么多,观众要是想看传统的打斗,去看运动会比赛就好了,比演员还厉害,现在再去拍这样的影片,重点就要放在整个戏的味道上了。”

  与此同时,整个中国的功夫片市场也在发生转变。早些年,香港动作片堪称是香港电影兴衰的温度计,但如今香港本土动作片基本已是凤毛麟角,更多的是与内地合作,会有更可观的资金,更丰富的资源,更广阔的市场。刘德华估计,如今香港与内地的合拍片能占到80%左右,新版《少林寺》尽管班底大多数来自于香港,但很显然整个制作方式完全是针对华语大市场。

  第二堂 佛理课:血海深仇的顿悟

  这部《新少林寺》是刘德华与导演陈木胜的第三次合作,此前是《天若有情》和《哗!英雄》。但在刘德华看来,这却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了解陈木胜的合作。“我为了拍少林功夫专门去练了3个月的少林拳,导演经常去那边看我。我在练拳的时候中间有一个小时跟导演聊天,才慢慢了解陈木胜有什么想法。因为他是不懂打的,他不知道这一拳打下去对方什么反映,怎么打才好看。但是他对这个动作后面的情绪是有很多想法,每个角色都是有层次的。

  比如和尚应不应该杀人?一个出家人要不要用刀?我们都在讨论这些问题,最后陈木胜给和尚的定位是很人性的,你不杀人怎么办?人家有枪,你不杀他他就杀你了。还有你杀得了他吗?一个武僧打一个拿枪的军人,怎么打?最后我们的设计都是很合理的。”刘德华说。

  《新少林寺》想要传达的佛理,基本是通过刘德华在片中的角色侯杰演绎出来,并且同样经过了很多情节的设置与合理化处理。一开始他是军阀,结束时变做僧人。用刘德华的话来讲,前者像皇帝一样,拥有至高的权力,奉行的人生理念是“做人就一定要做老大”,当老大才会有安全感。而后者则是放下仇恨、看淡欲望生死的得道僧人,面对仇人他的脑海中闪过的并不是报仇,而是如何用佛学将之拉回正道。

  “侯杰是一个军阀,在这个乱世求生。他考虑的是怎么保护自己的家人、保护自己的地盘。他的哲学就是‘你打我我就必须让你死掉’,因为你今天打我明天就还会打我,后天也会打我。所以你不死,我就没有好日子过。他内心是害怕的,疑心太重、不安全感太重。”刘德华分析说。侯杰出场的第一场戏,追杀一个躲藏在少林寺里的叛徒,少林寺慈悲为怀,双方便打起来了。谢霆锋扮演的军阀副官打不过吴京扮演的武僧,于是恼羞成怒拔枪出来,却迟迟未开枪。刘德华扮演的侯杰骑着马一路威风进到少林寺,对副官说:“人家用少林功夫欢迎你,你用枪,没礼貌。”然后走过去对方丈说:“这个人我一定要杀,我不杀他他就继续杀别人,这才叫慈悲。”而后回头一枪把叛徒打死,并且教训谢霆锋:“为什么不开枪?妇人之仁啊?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你就要杀了他,你让他喘一口气,他就会来杀你。”

  这样的生存理念被灌输给谢霆锋扮演的副官,最终侯杰遭遇了副官的背叛,家破人亡之后,唯有躲入少林寺,“以往总觉得自己是皇帝,在我掌控的世界上都是乐土,经常对少林寺的人说该出去看世界,在寺庙里能有什么乐趣!而当自己也落难进入少林,跟这一群人在一起,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乐土。”

  有一段戏,刘德华印象很深:“我在少林寺里面仍然想要报仇,想要杀掉仇人,于是夜晚偷偷磨刀,后来看到一个小和尚一个人在外面练拳,冬天下着雪,很冷。我就问他:‘你不冷吗?’他回答我:‘冷啊,就是冷才要练拳呀,活动活动就不冷了。那你冷吗?’我也冷,于是就一起练咯。之前就在想,这个角色经过了这么大的人生变故,那他打拳是怎样?之前做过很多设计,是用打拳来发泄还是练武还是怎样,都只是打。现在的味道就比之前好,最后这段练拳脸上都是笑的。那个气氛就很好,这么多年,我第一次练拳的目的这么简单,是因为下雪冷所以练拳。越练越开心,这段戏我一边在拍,方丈就在旁边说:‘自在。’这个就是少林寺的‘禅武’,练武也是可以修禅的。”

  另外,在拳法的设计上,也更多想要去传达少林寺修禅的概念,比如刘德华扮演的侯杰在《新少林寺》里面练一套七星拳,其实这是少林寺里面最基础的一套拳,每个小武僧都是学这种拳法进少林寺的门。影片中这套拳不是为了打架,而是完全防御性,出拳到胸前就没有了,防守都是用手保护头部、身体,完全没有攻击性。“整个少林寺的武功就是修禅的一部分,很高兴我们这个电影里面可以把这些表达出来。”刘德华说。

  这种少林的佛理精神同样也体现在影片的结尾设置。军阀侯杰在大彻大悟之后,完全可以躲开谢霆锋扮演的副官,离开少林去别的地方,但他却选择留下,用交锋的过程去消除对方的戾气。“因为是他种下的一个孽,他希望用自己的改变,去感染霆锋。但到最后还是要打,尽管那时我已经是和尚了,这个情节设置,就回到少林寺最重要的一句话,叫做止戈为武。”刘德华说,影片中少林所有的和尚都是具备人性和佛性的,这也是少林禅学的一种表达。

  

刘德华诚致青年:看得清晰 懂得珍惜


  出道至今共发行过100多张专辑,全球总销量超过5000万张;

  共演唱过700多首歌曲,举办过400多场演唱会;

  共获得过500多个奖项,甚至所获奖项已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;

  共演出过140多部电影,是香港所有艺人中累计票房最高的一个;

  是星光大典年度慈善艺人,也成功当选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及副理事长;

  ……

  从1982年主演电视剧《猎鹰》而一夜成名,刘德华近三十年来的成绩单一片飘红。著名导演王家卫说起他,曾经用一句“香港二十年才出了一个刘德华”来评价,吴奇隆也坦言华仔是演艺圈的劳模象征,甚至成为勤奋乐观的代名词。与他同时期的四大天王事业都日趋式微,当年的无线五虎也都各自转行,只剩一个梁朝伟能与之分庭抗礼。

  当然,刘德华这三十年演艺路也并非完全一帆风顺。早年与无线的那一段纠葛早已经众所周知——因为不肯屈服与无线签订续约,刘德华惨遭雪藏400天,演艺事业停滞。与此同时,与梁朝伟因签约事宜产生隔阂,坊间传言梁朝伟背叛了“无线五虎”,导致兄弟情谊破裂。最终,在冲破层层阻碍得以解约之后,刘德华全力进攻影坛。1988年他疯了似的接戏,创下一年拍片13部的历史纪录,人称“十三少”。

  “十三少”也曾经尝试过创业,上世纪80年代香港电影市场火爆,他于91年成立了天幕电影制作公司,最初推出一系列叫好又卖座的影片,取得票房胜利,但随后刘德华继续投入巨资,票房收入却开始下滑。有报道数据说,到1995年天幕已经累计亏损4000万。为保住天幕,刘德华只好四处借债渡过难关。1999年,刘德华又经人介绍和麦绍棠合作重组天幕,但由于两人经营理念存在分歧,2002年对簿公堂,天幕公司也从此消亡。直到经历了重重波折之后,刘德华于2002年成立了映艺娱乐公司,推出“亚洲新星导”项目,才开始变得一帆风顺起来。

  取得过令人咋舌的成绩,也经历过艰难坎坷的历程,从没想过要成为人生的赢家,只要不输,甚至觉得做第二名反倒更幸福,因为前面永远有个目标在追。从艺三十年的刘德华,笑言也许目前仍做不到佛家所讲的看破,但却完全可以做到看淡。事实上,刘德华是佛教徒,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他会经常到寺庙里,铺一张毯子,席地而卧,躺在那里看天,什么也不做。就是自在,就是修行。“修行就是生活的一部分,现在已经是一种习惯了。拍片的时候也是,拍到最后一个月,经常是上午修禅下午拍戏。”刘德华说。

  修禅的刘德华热心公益和慈善,他的 “刘德华慈善基金会”成立十几年来,帮助过很多贫困儿童以及伤残人士,突如其来的灾难发生,总会看到刘德华捐献出来的善款。面对年轻的演员们,他没有给出太多的建议和经验之谈,只是说,必须有梦想,但不能颠倒梦想,不要太执著于欲念,甚至,可以再多一点天真。也许他三十年演艺路的大部分感悟,都如同他给苗侨伟眼镜店开业所写的那一副题词:看得清晰,懂得珍惜。

  刘德华自述
  关于生死与背叛:上辈子害了他,这辈子要还

  二十几年前,我刚出道不久,跟成龙、元彪演《夏日福星》,里面就有打戏。后来又拍了《最佳福星》,我演的是在山上抓难民的那种边防警察,有一场戏,我从三楼跳下来,抓一个栏杆,再从下一个栏杆那边回来,这个动作练了很久,结果那次拍的时候要戴手套,就变得很滑,我一下子从三楼掉下去,还好二楼有平台,不然的话就惨了。躺了两个礼拜,坐了一个礼拜的轮椅,差不多两个多月才康复。然后回去拍戏,又回到那个地方,洪金宝说,你从这里摔下去的,那就一定要再跳一次,不然的话你以后再也不敢在这里拍。那天,我坐在那里很久,心想真的要跳下去吗?后来咬牙从头又做了一次。

  那时候入行五六年了,也不知道危险。之后保护措施越来越好了,再加上现在练的时候,都是会穿着戏服去练,也更有经验了。其实少林寺历经千年浩劫,包括戏里面一般佛家也会有一个关于生与死的概念,这部影片里肯定也会涉及到一些关于生与死的主题探讨。包括前阵子王天林老先生过世了,我跟他关系非常密切,其实跟王晶很熟了,因为已经拍很多很多他的戏,然后在王天林退休的那一年就拍了《天若有情》,这一部是他的收山之作,是我主演的,所以也很心痛。

  说到这部《新少林寺》,里面我也有很多打戏,跟吴京要打,跟霆锋、余少群、熊欣欣、延能还有于海老师都要打。而且其实到后来很多打戏都剪掉了。以往拍动作片,武打明星够厉害就好了,但现在不是这样。比如这次有一些打得很漂亮,是实战风格的,现代感很强,非常好看,但我们都觉得不能为了打而打,你明明有枪,你是老大,你要有那个威严,不能一上去就跟人家打。我们还是希望每一个打戏都有它的意义。也就是说,以前我是为了打而去打,现在打就是演,这是不同的状态了。

  在这部戏里,我演一个军阀,被属下背叛,最后什么都没了,没有权力,老婆也不见了,女儿死了。谢霆锋扮演的下属,其实是我把他当儿子一样去看待去培养,最后他伤害了我,就好像遭遇了亲人的背叛一样。有人说在我演的戏里,总会出现关于背叛的情节,亲人也好、兄弟也好。我说可能是我经验多,我笨,生活中才会也有很多这方面的例子。但是我觉得这个就是命啊,可能上一辈子我害了他,所以这一辈子他要背叛我,我要还给他。

  那说到背叛,会提到我当年跟无线的合约问题。都说那里是香港艺人的少林寺,即便是到今天来看,我还是这个“少林寺”出来的,我还是无线出来的,只是那年他要我决定,要不要签5年的合约,如果不签,你就出去。我那个时候就想,5年、10年也没关系,但是我可不可以自己决定我拍什么电影,我只是想这样,就是可以拍一些电影,但是他们说不可以。其实可能公司会有他们的规矩,但我那个时候会想,为什么不能这么调整一下呢?

  关于输赢与梦想:不是我好胜,我只是不想输

  很多人知道我是佛教徒,我也忘了是去哪里,好像是去夏威夷,那一次是我休假,在飞机上面就碰到了我的师傅妙莲,我们在上面就聊。他说你要拥抱世界,你知道什么东西拥抱世界?蟑螂,它们就是这样拥抱世界,而我们应该是站在世界,不要拥抱。我觉得他讲话很有道理。后来我就正式皈依了,他给我起了一个法号叫慧果。

  在看《新少林寺》的预告片的时候,你会看到有这样一句话:“往昔所造诸恶业,皆因无始贪嗔痴”。我最近为《新少林寺》写了主题曲,就是想把大家很难理解的东西转化为很容易懂的意思,比如这个主题。那,贪嗔痴就是大家对生活的欲望,于是我在主题曲里写“贪嗔痴少一点”,就是那个意思。这是一个很好的悟,意思是说,梦想是可以有的,但如果你把梦想颠倒了,抱着不应该有的梦想的话,那就会恐怖了,你就会怕。以前说的无欲则刚也是这个意思。

  其实对于演艺圈来说,职业比较特别,要看破贪嗔痴,看破名利场是很难的事情,那你就看轻一点,不要看那么重,这样就好一点。当然,每个人都会有要求,比如我当然也希望自己的这个戏一定要卖好,票房高,我一定会这么想,不可能不想,但是,不要想过头。所以有梦想是对的,颠倒梦想是不对的。

  经常也有人问我,在这么多年里,是不是做很多事情都会一直有一个方向去努力?我没有,真的很多都是顺势而为。其实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已经注定的了。比如拍戏,有时候你想挑一下,结果你还是会去拍这一部,有些事情你不想做,慢慢你就做了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没有很特定的想法,一定要做什么。比如1991年的时候,我开电影公司,那时候我觉得我就是《新少林寺》里的侯杰,好像自己很厉害的样子,但没想到作品一出来,不火,当时以为自己可以,能做到很好。不过我觉得还好,老天对我还是很好的,就让我用三年时间把这个梦做完了。那个梦是好的,如果老天到今天才给我这样的提醒的话,我可能就翻不了身了。现在想起那三年,第一年做出来的东西很卖,后来每一部其实都没有拍得不好的,但是我花很多钱,用钱去买这种好,反而不是用心去换来这种好,那就成了一个误区了。其实你要想好,用心去做,自然就会好。

  经常会有人要我给年轻一代演员一些建议,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样走到现在。我那么多年都是这样,是一个非常不合作的演员,就是说在开拍之前我会讲很多,比如剧本这里不行、那里不行,讲很多,但开拍之后就不讲了,因为真的会影响导演的拍摄。我也认为所有演员大家都应该是这个态度,前面不断的讲,你不开心的、不喜欢的什么都讲,但是一到现场你就尽量把导演要的做好就好了,因为他是看整体的,你是看你自己的。

  现在年轻的演员非常努力,比如霆锋,我觉得他是非常好,非常有智慧,他还不到30岁,真的是在短短的二十几年,他可能经历比我们还多,他出生的家庭,他走过的路,他现在的家庭,他面对的所有人,都跟我们小时候不一样,所以我会觉得他有一点太成熟,可以再天真一点。

  其实很难有一个方法、方式,去告诉别人,只要这样做那就会成功,这是不可能的,如果有的话我一定出书了。一路走到现在,现在的我是自己从来没有梦想过的,小时候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梦想,根本完全没有这个概念。但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一定要有梦想,这样才能一直去努力。

 
  要到生命最后一天,才称得上是人生赢家

  如果现在回到十年前,或者二十年前,我会对当年的自己讲什么呢?好像也真的没话说。我觉得现在的我是我以前每一步、每一天、每一件事慢慢累积下来的,以前当然会有好的,有不好的,有对的,有错的,但是那种种都是创造我今天的一些条件。我觉得就让他这样吧,我就跟以前的自己说,你别想那么多了,你不需要知道你往后10年是怎么样的,你就照着你自己想的去做就行了。当然,我觉得我天生是一个革命分子,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一路下来的最重要的那个品质,我都是希望身边的人好,还有我是一个社会责任感很强的人,可能人家会觉得我烦,是那种人。

  很多人会觉得我好胜,这是真的吗?我真的没想过。可能我很努力的去做一件事情,是不是真正的为了赢?我觉得不一定。我只是不想输。动作片里通常说要赢的,最后都不是赢的那个。有人问过我,怎么样才能算得上是人生的赢家?我觉得生命的最后一天你才可以说这句话,真的可能你办过人生所有的事情,发现自己赢了其实也就那么5分钟。我真的不知道,完全说不好,这个世界真的算不准。
分享:
标签: 新少林寺 | 收藏
参考资料: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